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卧龙阁之变
卧龙阁之变

卧龙阁之变


  在卧龙阁,由下而上分为「锦鲤部」,「舍神部」,「万骨」和「龙首」四个级别,其中龙首便是表示卧龙阁老大龙头本人,而万骨表示的是与龙头联通的一个「媒介」,而真正的顶层干部基本来讲都在舍神部。锦鲤部,只是一批多数连卧龙阁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杂兵,当然,锦鲤部的头目除外。

  锦鲤部头目在舍神部他们一样是杂兵,但不同的是,他们是舍神部杂兵的精英罢了。红发美青年娄昭,戴眼镜的火螂子,被砍瞎一只眼睛的黑风岩,还有那些没有见过的。

  宗正趴在桌前,已经快要崩溃了。

  「即使通过他们几个,也很难找到龙头关押云海会的帮主女帝的具体位置,更何况娄昭很有可能会查明我的来意,那样形式就更加严峻了。」宗正仰起头呼了口气,现在已经是后半夜两点了,但他依旧睡不着。

  身后的床上,两个雪碧空瓶子平躺在上面,那个叫「未来」的女孩子已经不在了。宗正将她控住之后又去洗了个澡,再出来后她就不见了,因为宗正本身就是故意放她走的,他知道有这女人在这的话绝对会打扰到自己,不过从她离开这一点来看,她还算识趣。

  「不多想了,再洗个澡,然后睡觉!」随后宗正就走进浴室,脱下了浴袍,在被水气弄得模糊的镜面,看得出宗正左胸上有一块类似纹身的东西。

  「明天再去打听打听,想办法从这群小崽子嘴里套点情报出来。」第二天早上七点,太阳微微照耀着小街,除了过往的中学生和卖早点的推车以外,很少能看到人了。这个时候在街边的摊位要一碗豆腐脑,吃几根油条或煎饼大概是最合适的了。

  宗正的习惯是一杯豆腐脑,两根油条和一个荷包蛋,足以为他补充一整个上午的能量。在摊位上遇到两个前天晚上一起喝过酒的卧龙阁小弟,宗正打了个招呼就走开了。

  那几条街宗正大致已经打探清楚了,第三条街和第四条街之间交界处有一条胡同千万不能进,因为那条胡同对卧龙阁锦鲤部来讲,就是一条没有出口的深渊,一个名叫「法彤」的邪恶女人会在那里等着。

  「操!问这群傻X 等于白问。」宗正差点骂出声来,而这时,坐在星巴克里,另一边那桌的一个男人和女人瞄了他一眼,偷笑了几声。

  宗正明白他们两个是在笑自己,于是转过脸去尽可能回避他们的目光。

  「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找不到了吗?」宗正回头看了看,讲话的是那个穿黑色休闲西服戴着戒指的男人,看起来年纪30岁左右,眉清目秀的,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下有着浅浅的眼袋,但是这并不影响他的样貌,反而使他看起来有一股特殊的美感。而在他对面坐着的是个长发披肩的黑发美女,因为宗正只能看到她的背影,因此,她的脸究竟什么样子也不知道,但看样子应该是个美女。上身穿着露出肩膀的白衬衫,看得到白皙柔滑的双肩,下面是黑色包臀短裙,一双修长的美腿,脚上穿着高跟鞋,身材看起来十分妖娆撩人。

  「你在问我对吗?」宗正问那个男人,同时两个人目光对视了一瞬间,这一瞬间似乎过了很久,但很快便分开了。

  那男人转了转左手中指上的戒指:「整个星巴克在这个区域就只有我们三个人,你觉得我会和谁说话呢?」这时那女人也回过头来。

  宗正看清了,那女人果然是个颇有气质的美女,柳叶般细细的美貌微微翘起,一对瞳孔像是对晶莹的珍珠般,晶莹的小嘴下是尖尖的下巴。

  「你和我说这句话,是因为你能够帮助我?」「嗯……帮助谈不上。」这男人微笑着,用一股极其睿智的目光看着宗正,继续说:「我是觉得,你应该注意到那些视觉以外的东西,这样你可能就会有意想不到的发现。」「视觉以外的东西?」宗正不大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他想了想,随后拿出了手机。

  「十一点了!」宗正站起身:「我有事情先走了,谢谢你的提示。」「不客气!」那男人微笑着回应着宗正,然后一只手摸在对面那女人的纤细的手上,两人继续聊起来。

  宗正走出星巴克以后还在不断思考这个问题。

  「视觉以外的东西?这人到底想说什么?」宗正回想起来,那人似乎是个有钱的白领,对面的女人岁数比他小很多,他们似乎是恋人关系。不过,宗正依旧想不出他讲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嗨!」一只手搭在了宗正的肩膀上,宗正听到的声音是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这个女人是谁。

  「燕语,你……」宗正立刻被捂住了嘴,他看到了那确实是燕语。

  燕语今天穿的是浅蓝色的深V 连衣长裙,胸前的开胸直直由中间开下去,几乎开到肚脐露出来的地方,中间那条性感的线条一览无遗,而两边分别遮掩着燕语坚挺的双峰,十分撩人,而后背也有着大大的镂空,露出大片白皙的背部来。

  腿上是白色丝袜,而脚上则穿着粉红色的高跟鞋,此时一只脚已经踩在宗正脚背上。

  「嘘……」燕语食指从自己粉嫩的嘴唇前缓缓推向了宗正的嘴,低声说:

  「不要大声叫,你跟着我走。」「你,要带我去警局吗?」宗正低声问,没想到自己还是遇到了这个最不想遇到的女警察,果然之前的担心都不是多余的。

  燕语和上次一样偎在宗正肩膀,但没有把手伸进宗正的衣服里,而是在手里藏了一个类似遥控器的东西,轻轻抵在宗正身上。

  「不要乱动哦!我手里的电击器虽然很小,但是按动开关的话会释放出1100V的电压哦!」「什么?1100V ?」宗正着实吓了一跳,轻轻朝旁边闪了一下。

  「别乱动!」燕语把宗正拽回来,手继续顶在她身上:「我暂时还不会送你去监狱,但是如果你做出了出格的事情,我保证监狱里那些大叔们会多一个狱友呢!」随后燕语轻轻把脸凑到宗正耳边,嘴唇在宗正耳垂上碰了一下,低声说:

  「弄不好会是\' 死刑\' 哦!」「死刑?」宗正紧张地吞了一口口水,依旧机械式地跟着燕语走着。

  「带我去哪里?」「嘘……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宗正就这样跟着燕语的步伐走着,来到了一个花园小区,接着跟着燕语上了三楼,然后燕语打开了门,把宗正推了进去。

  「好了,举起双手走进里面的房间里,不要乱动。」燕语关上门后将门锁住,然后从旁边的柜子里取出了一把手枪对准了宗正。

  「好!我听你的。」宗正举起了双手,这时燕语已经把手枪顶在了自己后背上,就这样一步步走进客厅里。

  当快要到那个房间门口的时候,宗正用衣摆碰掉了桌上的可乐罐子,将它碰掉在了地上。

  燕语被可乐罐掉在地上的声音吸引住的瞬间,宗正转身一把握住了燕语手中的手枪,同时燕语的手指已经扣下了扳机。

  「咔哒!」「原来没有子弹啊!」宗正一把将燕语的胳膊掰过将她脸按在茶几上死死扣住,另一只手按在她后脑勺。

  「被看穿了,宗正小哥哥,你掰得我很疼呢!」燕语依然镇定地回应着宗正。

  宗正把燕语的手腕压在了她裸露的后背上:「那件事不是我干的。」「哦?」燕语突然一脚从身后勾起来直直将高跟鞋踢在宗正后背上,宗正被高跟鞋细跟猛刺了后背,原本扣住的燕语的双臂瞬间被挣脱,同时燕语一把用手按住他后脑勺,要把他按下去。

  宗正侧身一拳朝燕语横锤过去,刚好锤在燕语左胸。

  「啊……」燕语娇颤了一下朝后闪了几步,用右手捂住左胸。

  「即使……你不是绑架那些女学生的人,但你依旧犯有袭警,绑架,哦对还有强奸罪哦!」燕语朝宗正抛了个媚眼,然后一脚踢了过去。

  宗正很难招架起燕语的攻势,毕竟燕语真的是久经特训的黑隼班女警,腿功极强,而且穿了这样的高跟鞋都能这么灵活。宗正闪开了几次踢腿后,一把握住了燕语的脚腕,然后一把掀起将燕语丢到了沙发上。

  「KO!你完了!」宗正朝倒在沙发上的燕语扑了过去。

  「嘿嘿!」燕语嘴角浮起一丝邪邪的笑意,就在宗正扑过来的同时,燕语反手一拳锤在了宗正的胯下。

  「啊!!!」胯下被重重砸一下,换成是谁都没办法。宗正立刻捂住胯下弯下腰,可这时燕语又一个勾拳从下朝上打在了宗正的下巴上,让宗正整个人飞了出去倒在地上。

  「唔……」宗正觉得头有些眩晕了,坐起来晃晃头。

  燕语站起来,抬起右腿来踩在茶几上,然后伸手在自己修长的白丝美腿上轻轻划动,朝自己外侧大腿摸过去,然后轻轻伸到丝袜里面,从里面掏出了一把微型手枪,指向了宗正。

  「不要乱动,这次是我赢了,宗正。这把枪可是真的有子弹哦!」燕语走过去弯下腰,用枪顶在宗正的下巴上:「现在,走进那边的房间里吧!」那个房间是暗紫色的色调,没有窗户,有一张床,一个奇怪的椅子,还有一些放着刑具的架子。

  燕语让宗正坐在了椅子上,用枪逼着宗正自己用椅子下面的皮带勒住了双腿,随后燕语将宗正双手分别在左右两边用皮带固定住,然后坐在了宗正对面的床上,翘起了腿。

  宗正看着燕语得意的样子,心中很是不爽。

  「你这里,是你经常用来对罪犯滥用私刑的地方吧?」宗正苦笑着环视着四周,知道自己这下遇到大麻烦了。

  「你只答对了一半。」燕语一只手转着枪,另一只手搭在自己裸露的香腹:

  「确实是我用来\' 滥用私刑\' 的地方,不过……并不是经常。」「你什么意思?」燕语站了起来,走到了宗正面前,然后侧身缓缓地坐在了宗正的大腿上,一只手勾住宗正的后脑勺,另一只手拿着手枪指着宗正的下巴。

  「我的意思是,你是第一个哦!」燕语用一股略微暧昧的语气说道,同时胸部缓缓压在宗正胸前。

  一对柔软的肉球压在宗正胸前,加上燕语的臀部已经压在了自己两腿之间已经缓缓勃起的位置。燕语似乎感觉到了宗正下身传来的微妙变化,因此扭了扭腰肢,屁股在宗正的巨棒上不断摩擦,宗正感到自己胯下的那根巨棒愈来愈硬。

  「哎呀?硬起来了?」燕语站了起来,看到了宗正已经搭起了帐篷的裤裆,然后转身从墙上拿下了一条皮鞭。

  「你要问我什么就问,别动手动脚……」宗正有些着急了,看来这女警真的会「滥用私刑」。

  「啪」!

  「啊!」宗正被燕语一鞭子抽到了大腿,差点抽到自己凸起的帐篷上。

  「嗯哼哼……」燕语甜甜地笑了:「看来你也很怕被伤到那地方呢!」然后又一鞭子朝宗正大腿上劈下去,这一鞭子几乎要碰到宗正的裆部。

  「啊啊!你给我停手!我没得罪你,你犯得上这样嘛?」宗正汗流满面地大吼道。

  「我是警察,而你是绑架了女大学生的犯人。」燕语走到宗正面前,翘起白丝美腿,高跟鞋跟压在宗正膝盖上:「如果我对着这里……」燕语手指按住宗正勃起的位置:「一刀下去,让你身上少样东西,你就不会再犯强奸罪了哦!我是在帮助你呢!」「燕语警官。」宗正真是被这个邪恶的美女警察弄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你还不如直接一枪打死我。」「你折磨了我这么久,我捞回一点本儿还不行吗?」燕语在宗正脸上拍了一下,然后朝后退了几步,双手放在深V 连衣裙左右双乳外的衣襟两侧,缓缓朝两侧拉开,紧跟着,一对雪白滚圆的玉如白兔般蹦出来,上面点缀着一对粉红的乳晕,乳头凸起,看起来已经硬了很久了。

  燕语把裙子整个放下,顺着她性感纤细的腰肢和修长的双腿滑落在地上,柔滑的香肩附着两条性感的锁骨,小腹上依旧看得到性感的马甲线,只是那对滚圆的玉乳看起来似乎有些异常,乳头也尖得异常,而且乳房看起来有些微微的颤抖。

  「不好,又是这个……」燕语轻轻捂住了胸口,满面红晕地娇喘着:「啊!」燕语甩起头阳面叫了一声,随后两道小股乳汁从燕语的双乳乳孔直直喷出来,直接喷在了宗正脸上。

  香乳溅在自己的脸上,宗正有些忍不住想去舔,可是他也很奇怪燕语好端端为什么会喷奶。

  「呜……」燕语双手轻轻捂住那对奶子,上面还流着一丝丝乳汁,燕语闭着媚眼侧躺在床上娇喘了一会儿。

  「到底怎么了?」宗正问道。

  「都是你!」燕语带着一股怨气喊道:「前天晚上,你给我灌的催乳剂到底是什么啊?我到现在药效都消不了,每天定期就,呜……」燕语又呻吟了一下:

  「不一定什么时候就会,发,发作。而且……我的胸部现在异常地敏感,我连胸罩没发穿。」「哦!」宗正点点头:「原来如此,我还以为,燕语警官你是为了勾引那些色狼来强奸你所以才穿得这么性感呢!」「你……」燕语有些生气了,走到宗正面前,一把捏住宗正的脖子:「再胡说的话,我就真的让你身上少样东西。」宗正用力甩了几下,挣脱开了燕语的手,同时宗正灵机一动,直接一口朝燕语滚圆的奶子上一口咬了过去。

  「哈啊啊啊!……别……」燕语的奶子从乳晕处开始被宗正用牙齿咬住,原本就已经相当敏感了的乳头被宗正这么用力地用牙齿咬下去这让燕语更加强烈地娇颤起来,噗嗤一下,又一股乳汁顺着燕语的乳头喷溅出来,直接喷在了宗正的嘴里。

  「嗯啊!嗯……」燕语的乳房被宗正咬得更加用力了,直接一把推开了宗正的脑袋,在推开的瞬间,又一大股乳汁从燕语的奶子喷到宗正的脸上,随后燕语捂住流着乳汁的双乳倒在了床上,开始捂住敏感的双乳呻吟起来。

  「趁现在快!」宗正一把咬住左手的皮带,以最快的速度把皮带解开,然后去解开了另一只手的皮带,最后火速解开了缚住双脚的皮带。

  燕语还在因为刚刚的刺激躺在床上捂住双乳呻吟着,而这时宗正一把拿起燕语床边的微型手枪对准了燕语。

  「别动!」燕语这才明白过来:「啊!你怎么……」宗正突然一把握住宗正的一边乳房然后用力捏了一下。

  「啊啊!……」燕语微微张开嘴唇浪叫了一声,又一股乳汁从乳头喷了出来。

  「现在,该轮到我对你\' 用刑\' 了,警官小姐。」燕语身上只剩下白色蕾丝内裤,白色丝袜和吊袜带,宗正剥下了燕语的内裤塞进了她嘴里并贴上了绿色胶带,然后将燕语双手反扣到背后,手掌并拢做成观音缚的样子用绳子从手腕处开始捆扎,每两道为一组地一道道捆下来,到手肘处总共捆了三组。胸前那对还滴着乳汁高耸敏感的奶子被宗正上下两条绳子勒住乳根,把燕语乳房几乎要勒变形了,腹部也拉出绳子来回交叉捆得凹凸有致,那对白丝双腿则是先捆住了大腿根部,脚腕和膝盖处,然后又用细小的尼龙绳加固了几轮,手指也被宗正用尼龙绳勒了几圈。

  「呼……」宗正有些累了:「这样即使是你恐怕也很难逃走了,燕语警官。」宗正撕开燕语嘴巴上的胶布,取出她口中的内裤团。

  「哈啊!宗正你快把我松开!这样是犯罪行为你不知道吗?」燕语娇喘着用命令的语气对宗正吼道。

  宗正没有理会,只是想了想,突然恍然大悟:「我上次给你灌的是\' 精炼乳牛化催乳剂\' ,只要一小口就可以维持一天的催乳量的,我给你灌进去那么多,恐怕……要半个星期多才能消退了。」「啊?什么?宗正你……」燕语有些哭笑不得,挣扎着双手,这次绳子比上次捆得紧很多,手指被很细的尼龙绳一根根固定住,很难动起来。

  「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可是燕语小姐,你总是来打搅我,这样的话你绝对会最终让我办不成。为了安全起见,我绝对不能放了你!」宗正死瞪着燕